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咨询热线:52452488
产品列表
联系我们
电话:

手机:

传真:
邮箱:
地址:
抢夺动力电池话语权,整车厂与宁德时代的“拉锯战”加速开打_2

抢夺动力电池话语权,整车厂与宁德时代的“拉锯战”加速开打_2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日期:2022-04-08 23:29] [热度:]
html模版抢夺动力电池话语权,整车厂与宁德时代的“拉锯战”加速开打

  作者/肖逸思

  近日,上汽集团和青山实业签署合作投资协议,在广西柳州成立赛克瑞浦(PACK)、瑞浦赛克(电芯)两家合资公司,并建设年产20GWh动力电池电芯及系统项目。

  据悉,这是上汽集团继2017年与宁德时代成立合资公司后,首次与第三方公司成立电池合资厂。而本次电池项目将配套的上汽通用五菱目前的电池供应商也包括了宁德时代在内。

  一个多月以前,曾长期专注于3C消费类电池供应的欣旺达增资24.3亿元引起了市场的广泛关注,原因是领投方赫然出现了理想、小鹏的关联公司,蔚来关联公司也在投资方之列。要知道,小鹏和蔚来曾是宁德时代的“忠实”客户。

  今年以来,整车厂“摆脱”或削弱“宁王”话语权的进程似乎加速了。整车厂之所以要“脱宁”,主要是有两方面原因,中关村新型电池技术创新联盟秘书长、电池百人会理事长于清教向第一财经记者表示,一是电池供应商一家独大风险过高;二是随着市场空间的扩大,整车厂不想只给上游“打工”了,也试图去改变宁德时代的垄断局面和争夺相应的定价权。

  如今,宁德时代和整车厂之间的这场“拉锯战”已经从暗地里的“刀光剑影”打到了明面上。

  车企“扶持”第二梯队

  “想要挑战‘宁王’的地位其实并不容易,”某动力电池企业高管方玉向记者表示。中国汽车动力电池产业创新联盟数据显示,宁德时代的市占率已经连续两年在50%以上,占据了中国动力电池的半壁江山。

  方玉指出,上汽集团此次合作的对象是青山实业,这和宁德时代起码是同一个量级的“选手”。

  据悉,青山实业正是前段时间伦镍“史诗级逼空大战”的主角之一,在2021年的《财富》世界500强公司榜单上,青山实业排名第279位。更重要的是,青山实业在全球范围内掌握了不少镍、钴、锂、锰等锂电池上游相关资源。据悉,2020年,青山实业拥有全球18%的镍市场份额,有“镍王”之称,而镍在三元锂电池原材料中举足轻重。2017年,青山实业开始战略布局新能源行业,意图建立从矿产资源开采到电池应用的全产业链,并于当年成立了动力电池企业瑞浦能源。

  2021年11月,上汽集团和青山实业正式签署协议达成合作。随后在今年2月,上汽集团又参与了瑞浦能源22亿元的产业轮融资,成为其最大的外部战略投资者。

  瑞浦能源主做磷酸铁锂电池,中国汽车动力电池产业创新联盟数据显示,今年前2个月,其总装机量为0.18GWh,市场占比0.6%,排在第12位。

  方玉指出,瑞浦能源现在体量还有限,其需要上汽集团做背书。

  记者从上汽集团一位内部人士处获悉,上汽集团投资瑞浦能源是符合QSTP(供应商采购)原则的,瑞浦能源先从上汽通用五菱切入,此后还有上市计划。

  上述内部人士指出,整车厂“扶持”或切换供应商,宁德时代会担心其市场份额流失,但站在整车厂的角度,其并不愿意看到供应商一家独大。

  “宁德时代和整车厂的关系比较微妙,属于制约又平衡的关系。”方玉也向记者表示。

  于清教指出,现在这种整车厂和宁德时代相互“拉锯”的情况对于第二梯队的动力电池厂商来说可能是一次机会。因为第二梯队的企业具备品质、品牌、技术、工艺等多方面的综合实力,再加上整车厂的体量“扶持”,均有从宁德时代“虎口夺食”的基础。

  此前,动力电池“黑马”中创新航就依靠广汽集团打了一场“翻身仗”,其于2018年7月战略转型至聚焦乘用车市场,很快广汽集团转而选择培育这个新势力。至2019年中,中创新航已经取代宁德时代成为广汽自主体系内的动力电池第一供应商。中创新航也在当年装机量排进了前十,此后更是挺进了前三,排在宁德时代和比亚迪之后。

  据悉,在2020年之前,小鹏的电池几乎全部来自宁德时代,曾是宁德时代第三大客户,而蔚来则是宁德时代仅次于特斯拉的第二大客户。但这些“忠实”客户都已经开始培育新势力了。

  今年2月,“蔚小理”共同投资了欣旺达。随后在3月,欣旺达加紧“跑马圈地”,在广东珠海投资建设欣旺达新能源生产基地项目,项目总投资120亿元,建成后动力电池和储能电池年产能为30GWh。

  目前,欣旺达也同属第二梯队。中国汽车动力电池产业创新联盟数据显示,今年前2个月,欣旺达装机量0.46GWh,市占率1.55%,排在第九。

  除此之外,动力电池行业中排名前十的企业基本上均与整车厂有较深的绑定,如比亚迪和长城汽车旗下分别有弗迪电池、蜂巢能源自配,弗迪电池还走向对外开放,国轩高科深度捆绑大众汽车,孚能科技锁定戴姆勒、吉利。目前来看,第二梯队动力电池厂商不可谓不“虎视眈眈”。

  “宁王”如何应战?

  除了深度捆绑非“宁德系”动力电池企业,整车厂还在谋划自建电池产能。

  3月27日,广汽埃安总经理古惠南对媒体表示,埃安电池试制线将于今年年底投入运营,目标实现自己掌握核心技术,并仍将与上游锂电公司保持合作。

  去年3月,吉利科技也在江西赣州开发区建设年产42GWh的动力电池项目,项目总投资达300亿元。2020年年底,吉利科技曾与孚能科技组建合资公司建设动力电池生产工厂,预计合资公司和公司合计产能达到120GWh,双方还约定,吉利系动力电池也将优先从合资公司等处采购。

  此外,特斯拉早已自建电池工厂,大众也曾宣布预期到2030年,其将在欧洲投建6座年总产能达到240GWh的超级电池厂。

  今年以来,宁德时代的市占率也确实有所下滑。中国汽车动力电池产业创新联盟数据显示,今年2月,宁德时代市占率为48.02%;今年前2个月,其市占率也跌破了50%,为49.22%。

  “宁德时代其实早就嗅到了信号,现在其思路变了,以前是绑定下游客户,现在是绑定上游资源,这无疑拓宽了宁德时代的抗风险能力和议价能力。”方玉表示。

  当前,锂电上游资源及材料面临价格持续上涨且供应紧张的局面,已经成为了锂电行业发展的瓶颈。

  从去年开始,宁德时代加快了在上游资源方面的布局,包括锂、镍、钴等。据统计,其已在全球各地包括国内投资超100亿元。仅在锂方面,环亚手机登录,去年宁德时代就布局了全球最大锂矿之一的非洲刚果(金)锂矿项目Manono,还在“亚洲锂都”江西宜春投资不超过135亿元建设新型锂电池生产制造基地及相应碳酸锂等上游材料生产基地。

  为摆脱上游资源“卡脖子”问题,目前不少车企也开始往上游布局。近日,大众汽车宣布与华友钴业、青山实业签署战略合作谅解备忘录,共同投资在印度尼西亚布局镍钴资源开发业务;比亚迪也计划战略投资盛新锂能,双方将在锂产品领域展开长期合作。

  但是宁德时代作为动力电池生产的下游,向上游投资是存在杠杆效应的。方玉表示,宁德时代对上游资源的实际投资效应可能远超百亿元。宁德时代凭借其在行业内的资金实力、行业地位、品牌认知程度等优势,往往能获得不错的地方资源,而其他动力电池厂商则相对应地要面临高能评要求和低资源置换,“这就是宁德的无形优势。”

  接近宁德时代的蔡文也向记者表达了相似的观点,宁德时代去地方建厂能带动当地经济和就业,能拿到更多优质资源。

  而第二梯队的动力电池企业在对上游投资的资金实力仍与宁德时代存在一定差距。日前,孚能科技高级副总裁兼董事会秘书张峰向媒体坦诚,其资金实力与宁德时代、比亚迪确实存在差距,孚能科技上游布局方面主要还是通过战略合作和参股的方式。

  在方玉看来,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不管是上游资源或是动力电池市场的“蛋糕”,宁德时代都将占大头,第二梯队的动力电池企业确实是获得了更多的机会,但真正要挑战“宁王”的地位非常困难。

  蔡文也持相似观点,其指出,整车厂想要的是车规级产品,部分第二梯队电池目前在产品技术、一致性、稳定性上都和宁德时代存在一定差距,动力电池市场其实是结构性短缺,即缺少的是优质产能。“据我了解,现在很多电池都是将就着能用。”

  对于车企自建产能和培育新势力的现象,宁德时代相关人士向第一财经记者表示,“我们始终相信专业分工的优势。车企对于整车研发制造有着丰富经验,而动力电池的研发和生产所牵涉的技术、人才和经验积累与整车研发制造差异巨大。宁德时代在电池行业深耕多年,创新能力、制造经验和规模带来的品质优势、成本优势和服务优势会在全球范围内愈发凸显。”

  (应采访者要求,方玉、蔡文为化名)

关键字:大发bet客服
下一篇:没有了